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口述 我和老头做了好大好爽

kfzy 9752 0

彩月心脏突突的跳,错愕的叫道:“小姐!”

曹氏带着人一进来,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凤凰踩在身下,脸色惊变,眸光阴森怖人的看着凤凰。

她以为那些下人跑出去是因为萧雨蝶一个不留意把萧凤凰等人给打死了……

萧雨蝶看到了曹氏,急急的叫嚷,眼泪汪汪的就流了出来,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在向曹氏求救。

曹氏心又乱又痛了,那可是她的女儿啊。她指着萧凤凰,“萧凤凰,你在做什么?还不把人给我放了!”

凤凰浅笑,睐了一眼刚进院子的曹氏,将她脸色丰富的表情纳入眼底。

“既然侧夫人说放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吧!”

曹氏脸色唰的一下就绿了。侧夫人这个三个字是她的心头刺!

她不解的是,萧凤凰不是一个将死之人,为何……

凤凰一抬脚,就把萧雨蝶踹到了曹氏面前,一收鞭子就把靛青卷起往萧雨蝶身上甩去。

若不是被曹氏带来的那几个嬷子手脚快的扶起萧雨蝶来,靛青就要压在萧雨蝶身上叠罗汉了……

凤凰挖挖耳朵,弹了弹指甲上的污物,“曹姨娘,可还满意?”

“你!”

“娘,你快让人把她给我杀了,给我杀了!”

萧雨蝶一见到曹氏就像是有了主心骨,双唇颤抖着,眼眶赤红,完全陷入了颠魔状态。

曹氏看着萧雨蝶浑身脏兮兮的,头发凌乱,衣服也破的不遮体,跟个乞丐一样。

哪里有往日风光无限的左丞相家的二小姐该有的样子!

此刻,城府再深的她,眸中都隐藏不住对萧凤凰的杀意!

听到萧雨蝶那大言不惭的话,凤凰只当她是在放屁,扔掉了手上的鞭子。

“小姐,你没事吧?”

“你们说呢?”

看到凤凰神采奕奕的样子,蓝嬷嬷跟彩月起伏的心这才平静下来。

不过她们大小姐刚才可真吓人!

凤凰用只能让她们俩才能听到的声音问:“事情都办好了?”

彩月跟蓝嬷嬷齐齐颔首。

“那就等着看戏吧!”

凤凰像只狡猾的老狐狸一样狡黠一笑。

蓝嬷嬷跟彩月却一头雾水。

曹氏把萧雨蝶交给吕嬷嬷照顾。铜嬷嬷提着逃跑未成功的绿茵的衣领,让她跪在曹氏面前。

“怎么回事?”

“夫人,大小姐偷了二小姐的簪子……”绿茵将原来说好的措辞都重复了一遍。

“身为丞相府的嫡小姐,不仅不以身作则,还欺辱家妹,暴打奴才,盗窃玉簪,败坏门风……人证物证俱全,萧凤凰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曹氏怎么可能猜不到萧雨蝶是故意栽赃萧凤凰。萧雨蝶沉不住气,也不听劝,她只能给萧雨蝶收拾烂摊子了!

谁让她生出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曹氏,你说白了不过是个妾,何必在我面前摆谱?这么多年来你对我如何,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在我面前装好人!”

凤凰当着曹氏的人的面,当场翻了个大白眼。

曹氏一脚迈了出去,险些狂吠,失了这么多年来装出来的风范。

“萧凤凰,你在说什么?”

这些年来,她都是以夫人自居,府中的人也把她当成是左丞相的夫人,左丞相府的女主人。谁还敢说她是一个妾啊!

今天被萧凤凰不留情的指出来,曹氏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姨娘,我自幼丧母,我可是把你当做亲生娘亲一样尊敬。把雨蝶当做我最亲的二妹。你让我搬进丞相府的鬼宅西厢阁里,我便搬进来了。”

“因为雨蝶喜欢八皇子,我便跟八皇子退婚了。这七年里,你们不准我出现在爹爹面前,抢了你们的宠爱,我便一次都没有出现在爹爹面前。”

“我前几个月及笄,都没有跟任何人提及。我处处委屈求全,只求安稳的度过这一生,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处处针对我?难道你们非要我死了才甘心吗……”

凤凰说的是抑扬顿挫,又如泣如诉。蓝嬷嬷跟彩月都被凤凰的声音感染了,哭了起来!

“我的小姐可是府上的嫡小姐啊,活得比府上的任何一个下人都不如!”

“呜呜……”

“妾”、“姨娘”、“退婚”,嫡小姐这些字眼,每一个字就像是针扎一样扎在了曹氏跟萧雨蝶的心尖上。

曹氏还在想凤凰为什么突然的就转变了。萧雨蝶就已经忍受不了而爆发了。

“萧凤凰,二皇子是什么人,你配的上么,配的他的只有我!你娘已经死了八百年了,你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野种。”

曹氏也不想跟凤凰多费口舌了,反正她始终是要死的。换做以前,她或许为了保守起见还会留她到毒发造成病重的假象……

但是今天,萧凤凰屡次触了她的龙鳞。

今日,萧凤凰不死也得死!

“你们把她们一起收拾了,直到让二小姐满意为止!”

“姨娘,事情还未查清楚,你怎么能私自惩治我?靛管家你深受爹爹重用,你就看着曹姨娘以私害公?”

靛青摆着臭脸,跟一个被父亲遗忘,无任何势力依靠的女子谈论以私害公?

曹氏尖声笑了起来,萧凤凰难道不知道,萧江鹤那边她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吗?

倏而的,她眼一尖。眸色变了变,瞳孔紧缩,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脱口而出:“相爷!”

随着曹氏的惊慌一叫,一等人齐齐的往院门看去。

一位身袭藏青色的官服,脚踏黑色的宫靴,两髻有些发白,以一根犀簪横穿褐色发冠的左丞相大人朝着院子里走来。

他身居高职,替当今圣上分担朝廷重任,浑身散发出让人自威的官威。三个随从,紧随在他身后。

曹氏终于知道凤凰为什么突然的转变了。

相爷已经有十年都没有踏进西厢阁里,今天怎么会来西厢阁?

萧江鹤眸色深沉的挑了一眼曹氏,又在这破败的西厢阁环顾了一圈,目光也淡淡的从凤凰的脸上扫过。脸色深深的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曹氏心虚了一下,俯身朝着萧江鹤行了一礼。

萧江鹤板着一张脸,睐了曹氏一眼,“你替本相管理内务管理得真好!姐妹相争,传出去,宰相府的名声都要被你们给败光了!”

凤凰冷眼的看着这个渣爹。他开口的第一句不是关心他的女儿,而是担心自己的脸面!

刚才的那通话都白说了,浪费唾沫!

不过他要是不无情,原来的萧凤凰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爹!”萧雨蝶朝着萧江鹤飞奔而去,哭的泣不成声,“你可得为女儿做主啊!大姐她欺负我!”

“雨蝶最近爹爹忙碌,对于疏于管教,你太任性了!”

面对萧江鹤突如其来的指责,萧雨蝶嘴巴一瞥,眼泪就留下了几行,委屈的叫道:“爹!”

“发生何事?”萧江鹤虽然对曹氏跟萧雨蝶刚才的表现很不满,但他还是很疼他这个女儿的。

靛青走上前,“相爷,大小姐偷了二小姐的东西,二小姐来找大小姐索要东西,大小姐不仅不还给二小姐,还出手伤人,鞭打二小姐跟府中的奴才……”

“荒唐!”萧江鹤长袍一甩,凌人的看向靛青,“靛青,你连我府中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处理不了,本相还要你何用?”

靛青脸色大变,双膝跪地,“相爷,奴才错了。”

曹氏过来打圆场,“相爷,这事都怪雨蝶太小家子气了,如果大小姐喜欢的话,送给她就是了,何必大动干戈,来西厢阁找大小姐对峙,伤害了姐妹情。相爷为皇上分担朝廷政务,日理万机,回府还要操心内务,愚妇一万个对不住相爷,望相爷责罚……”

曹氏话还未说完,声音就已经哽咽了,豆大的泪珠就顺着光洁的脸颊留下了,俯身就要跪下。

上一篇给我,我要你,等不了了 我要…给我

下一篇当前文章已是最新一篇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