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豆腐(小小说)

kfzy 13 0

懒汉庆章推开自家的院门,老黄狗抬起眼皮就这样看了他一眼,又把眼闭上了,太阳暖烘烘的,正适合睡觉。

庆章躺在炕上,心里貌似烧开了一锅热油,翻滚地他又难受又激动。

村上召开脱贫表彰会,曾经和他一样穷的户家上台领了奖,身上打着大红的绶带,手里捧着大红的证书,走起路来就像打了胜仗的红公鸡。和庆章一起长大的李老四也领了奖,这让庆章有那么一点吃惊,李老四和他一样住着破房烂屋,一样光棍汉一个人,怎么就戴上了红绸带,捧上了大红本了呢?

庆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时候,李老四掀起了庆章里屋的破门帘。

庆章坐起来,瞥了一眼李老四,李老四脸色还挂着领奖的红晕。庆章在心里哼了一声,这是和我显摆来咯呀。

李老四在裤袋里摸出去一盒烟,扔给庆章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庆章朋友,我今儿这一领奖吧,认为把一生的活路都领通透了。

庆章吸了一口烟,听李老四继续唠叨,我这披红挂彩地往台上一站,啧啧啧,好家伙,我家祖上都没有一个人有这份荣耀咧。

李老四把烟屁股扔在地上,又用脚踩了踩。用拳头夯了一下庆章的肩膀,神秘地说,生活好了,我还可以娶个老伴呢!

庆章震了一下,冲着李老四问,你种菜挣了多少价格?李老四嘿嘿笑着,财不外露,这种我可不可以跟你说你。

李老四走了,庆章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娶老伴,娶老伴,就这样看把你李老四能耐的,青天白日地做梦吧。

庆章的心乱了,李老四真地相就这样看了一个老伴,村长用小轿车给接回了家,起锅做饭,红红火火过起了生活。

庆章彻底坐不住了。在村里的大槐树下吧嗒吧嗒地吸烟,李老四这种懒汉种菜挣大钱娶老婆,凭啥我就不可以。

后邻的二婶子提着一块豆腐,从超市回去,就这样看见庆章,就嚷嚷,现在这豆腐吃着没个豆腐味,可是不如你和你爹那时候自己做得好吃咯。

庆章接过话茬,我家那是祖传的手艺,好手艺,好豆子,能不······话说了百分之50,庆章扔掉手里的烟,趿拉着鞋往家跑,后面二婶子嚷嚷着,你跑嘛呢,鬼撵你了?

庆章从厢房翻出他爹生前用过的做豆腐的锅,篦子,笼子,刷洗干净,跑到超市赊了水桶和大盆。用了一下午选择大豆,一粒坏豆粒都不要,不加添加剂,只用劈柴火,这是庆章他爹留下的老规矩。

第二天清早,庆章家里飘出去的浓郁的豆腐香味,惊醒了一个村子的人。庆章挑着豆腐担子,梆子声清脆,震开了各家各户的门,人们惊叹了,懒汉庆章做豆腐了!

二婶子第一个反应过来,拿个碗出去,庆章切了一块豆腐放到二婶子的碗里,二婶直接咬到了一口,咂着滋味说,嗯,还是那味儿,这才是豆腐味儿嘛!

庆章的豆腐工作越做越大,十里八村的都来这买豆腐,超市,饭店也来订货了。庆章每天忙得团团转。票子哗啦啦进了腰包。庆章走起路来也像打了胜仗的红公鸡。

李老四和村长在大槐树底下唠嗑,村长,你让我激庆章一下,这招真管用。

庆章这种榆木疙瘩,磨破唇劝不动,就只能激他一下子。今年年底给我敲锣打鼓把绶带和证书送到他家门口去,咱村就没有贫困户啦。老四,庆章的收入可是超过你啦,你得加把劲儿了。

李老四拍拍胸脯,新的一年我起塑料大棚种菜,肯定能超过庆章的豆腐房。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