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昂,昂,好爽,嗯,好舒服 好爽~~~~嗯~~~再快点明星

kfzy 22 0

被人砍断下半身扔在一块竹筏上,投放到了大白鲨经常出没的海域。昂,昂,昂,好爽,嗯,好恬逸 好爽~~~~嗯~~~再快点明星

鲜红的血透过竹排在海水里化开,她的生命力在急剧透收。

“上官雾,看在你替我们处理后患的份上,我就好意告诉你,变节你的是你从小玩到大的闺蜜,是不是很震惊,很愤慨?

哼,若不是阿睿需要你的DNA取信于秦家,若不是顾云臻黑暗护着你,五年前你就该死了!

不外如今也不晚,顾云臻已经在地底劣等你了,你可别让他等太久啊!”

耳机里传来郁心怡幸灾乐祸的声音。

上官雾猜到了!

只是晚了。

垂死之际,上官雾似乎听到了曲升机盘旋的轰鸣声。

她吃力的睁开眼,便看见一道颀长清癯的人影突如其来,不寒而栗的将她抱在怀里,温顺得似乎她是世间独一的瑰宝。

是顾云臻……

顾云臻两只手捂都捂不住上官雾的伤口,潺潺的鲜血还在往外涌着。

他抱着她的手在滴血,心也在滴血,“媳妇儿,别怕,我带你回家!”

上官雾望着他,一股愧疚打心底里蔓延开来。

为了复仇,她只和顾云臻做了三个月的夫妻就强行离婚了。

她认为他们已成陌路。

没想到五年后还能再听见他喊她媳妇儿。

上官雾懊悔了。

但他的生活还要继续。

“顾云臻……我们离婚了……”

顾云臻眸子里充满痛苦,声音嘶哑得像接近绝境的困兽:“我就不应容许和你离婚!你的命是我救的,没我的允许,你禁绝死,听到没有?”

上官雾对上他的眼神,突然觉得身体的痛苦悲伤不及心口钝痛的万分之一。

“对…不…起…你…找…个…好…女…孩…结…婚…生……”

上官雾面色如雪般苍白,呼吸越来越微弱,话未说完就咽气了。

“上官雾!

我只要你!

你给我活过来!”

顾云臻双眸猩红,一滴滴血泪落在上官雾的脸上……

***

“啊——”

上官雾猛地睁开眼睛,耳边似乎仍然回荡着顾云臻悲哀欲绝的声音,她眼眶一热,若是能够重来,她必然好好爱他。

“滚进来!”

消沉又沙哑的嗓音饱含愤慨。

那个声音……

熟悉到令她霎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上官雾猛地环顾一圈,目光死死黏在大床中央的汉子身上。

顾云臻!!!

她爬起来疾步上前,走两步调然停下,垂头看着双脚,不寒而栗抬起,又缓缓放下,她的下半身还在,没有被砍断?

霎时,上官雾瞳孔地震!

“嗯哼……”

顾云臻的一声闷哼拉回了她的思路。

上官雾眼皮狠狠跳了跳。

紫金阁会所,顾云臻……

七年前,她就是在那里碰到被下了药的顾云臻,并救了他。

莫非她回到了七年前?

她满腹怀疑的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翻开电视,上面的时间显示是2021年10月05号!

她实的回到了七年前!!

七年前啊,她才二十岁,刚从白隐村回到上官家,爷奶和父母都还在,大姐没有死,二姐也好好地……上官家的悲剧还没上演,一切都来得及!!!

突然,上官雾用力掐了本身一把。

“嘶……”

她倒抽一口凉气,好疼!

恰在那时,顾云臻又是一声闷哼。

上官雾敏捷靠近,只见他额头青筋暴起,深邃的眸子一片暗沉,似在隐忍着莫大的痛苦。

上辈子她用银针替他解了药性,什么也没留下就走了,两年后他查到她头上,恰逢她遭人绑架,他救了她。

她认为,他们两不相欠。

却不想从此她欠他的越来越多,包罗他两个哥哥的命……

他仍然不离不弃,若不是她决绝的以死相逼,他不会容许离婚。

只是没想到离婚后,他还不断黑暗庇护她。

怎么会有那么傻的汉子。

可是傻到了她心坎上怎么办!

上官雾伸手轻抚他彷如精心雕琢过的俊脸,俯身亲吻他性感的薄唇。

宿世,她为了报仇,将顾云臻一次又一次推开,拒之门外。

无论他做什么,都得不到她半丝回应。

但那一世不会了。

那一世,他不消等两年后。

那一世,她不消银针。

柔嫩的触感,令顾云臻瞳孔地震,霎时红了耳朵,但他沙哑的嗓音却透着一股杀气。

“你再碰一次,我就把你剁了喂狗!”

“可你中了媚药,半个小时不解毒的话,你会死呀!”

上官雾水漾的眸子眨了眨,波光流转间,在他耳畔软语:“你认命了吗?甘愿宁可去死?”

顷刻,顾云臻剑眉紧皱,锐利煞气,眸子深邃如一汪深不成测的黑潭,透着致命的危险,又额外诱人。

他扫向上官雾的眼神像极了嗜血的野兽露出散发寒光的尖牙。

让人毛骨悚然。

“上来!”

顾云臻说得咬牙切齿。

上官雾眉眼弯弯,温顺一笑:“别怕,你是我第一个汉子。”

谁怕了!

那种事不是女人更吃亏吗?

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顾云臻剑眉深深蹙起,当看到她如雪的肌肤时,拼命压造的谷欠火顷刻发作出来。

下一秒,上官雾就被他拽上了床……

天方渐白时。

上官雾扶着腰下了床,眼角又疼出了心理眼泪。

明明几根银针就能搞定,偏偏要在上面劳动一晚上。

唉。

自做自受啊!

上官雾一边自我怜爱,一边拿银针扎了一下顾云臻的睡穴,让他昏睡过去。

顾云臻的双腿比起两年后的情况要好太多了,而她,七年的进修与沉淀,医术也非那时的她能够相比。

上官雾悄悄松松地将银针扎在他腿部的穴位上,就进浴室泡澡了。

半个小时摆布,上官雾走出浴室,卷发微湿,娇媚明艳,身姿婀娜,走动间长裙翩跹,美得不成方物。

她收了银针,凝视着顾云臻的睡颜:“实希望你一睁开眼,看到的人是我

可惜她不克不及留下。

实希望老天快点下雨呀!

“那辈子你都是我的,别跑哦~”

上官雾将一枚茶青色的翡翠耳钉落在床上,又成心咬了口顾云臻性感的嘴唇,那才悄悄分开。

出了会所,上官雾没急着回家。

她买了两杯奶茶来到长藤市更大的平安参谋公司。

前台司理露出尺度浅笑:“请问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吗?”

上官雾吸一口奶茶,回以一笑:“费事叫你们总司理下来,我要雇六个擒拿肉搏、舞刀动枪样样精通的顶级保镳。”

她从银针袋的附袋中抽出黑金卡。

还好上官心怡只拿走了包包,没搜她的身。

前台司理本认为她是在开打趣,但一看到黑金卡上栩栩如生的凤凰图腾,霎时变了脸,万分恭敬的说道:“请您随我到VIP室歇息一会,我马上告知总司理过来见您。”

***

两个小时后。

上官雾带着均匀身高一米九的四个保镳回到上官家。

管家许伯眼皮跳了跳,上前道:“四蜜斯,老夫人请您去一趟老宅。”

上官雾眸光幽深的看他一眼,边走边说:“我回房洗个澡再去。”

不等他启齿,她又说道:“对了许伯,他们都是我的人,费事你把他们安放下来。”

许伯倒抽一口凉气!

四蜜斯一夜竟点了四个汉子,还都带回了家?

可他们长得又高又壮一点也不秀气,四蜜斯的目光哟,怕是那些年在乡间处所给养瘸了!

许伯跟在她死后劝道:“四蜜斯,老夫人晓得了恐怕会气坏身子,不如换个处所,您看若何?”

上官雾挑了下眉毛:“你的意思是我把他们养在外面就能够?”

四蜜斯怎么能说出来呢,他能认可吗?

许伯赶紧摇头:“我没那么说!”

怂!

上官雾轻呵一声:“你想多了,他们是我雇的保镳。”

留下风中混乱的许伯和为难的保镳们,她径曲往扭转楼梯走去。

宿世,她也是通宵未归。

不外她没有失身,堂姐上官心怡的阴谋未能得逞。

那一世嘛,怪她没能忍住~

但上官心怡的目标,一起头是想把她赶回乡间,后来怪她拦了路,就想杀了她。

呵呵!

既然她从天堂爬回来了,就该轮到其别人下天堂了!

回到房间,上官雾没有洗澡,只翻开了淋浴花洒,任由水蒸气洋溢开来。

在心里预算着上官心怡过来的时间,她脱下衣服,满身的陈迹表露在镜子里,仅看一眼,就晓得昨晚的战况有多剧烈。

那个时间,顾云臻应该醒了,那枚翡翠耳钉他看见了吗?

翡翠耳钉是Ethereal珠宝品牌本年推出的全新限量款,上周爷爷七十岁寿宴上她戴过,不难查。

“小妹,我进来了啊!”

上官心怡不等上官雾容许,间接排闼而入,生怕晚了一秒,上官雾就把身上的印记抹去了。

“不要进来!”

上官雾故做慌张的围上浴巾。

“哎呀,小妹,你身上那是……”

上官心怡看到她脖子与锁骨上的红痕,就晓得工作办成了。

上官雾双手紧紧捂着浴巾,‘心虚’的避开她的视线,故做沉着的说:“是被蚊子咬的!费事堂姐进来,我要更衣服了。”

蚊子还咬遍了她全身吧?

上官心怡心中不屑,脸上却笑眯眯的说:“好吧,那你快点来老宅哦!”

出了房间,上官心怡就把好动静发到姐妹群里。

【上官雾被轮女干了!】

【只要那件丑闻人尽皆知,她就没脸在长藤市待下去!】

【你们动做快点,事成后我把阿谁汉子送你们床上!!!】

上官心怡连发三条动静就收起手机。

有那个大丑闻,上官家能嫁入权家的只要她上官心怡!

大约二非常钟摆布。

上官雾穿戴高领的荷叶边白色衬衫,搭配一条过膝长裙,体态笔挺的走进老宅客厅。

卷发披肩,风姿绰约,看着清纯又不失妩媚。

上官心怡眼中闪过三分嫉妒七分利落索性,嫉妒上官雾有让汉子疯狂的脸和身段,利落索性她昨晚被一群垃圾汉子给轮了!

“小妹,奶奶等了你一上午,你快跟她白叟家道个歉……”

上官心怡走过去牵上官雾的手,突然怪叫一声:“哎呀,你脖子上怎么有草莓啊?”

上官雾双眸微眯,泄出一丝寒光。

她抽回手,同时扇了上官心怡一巴掌。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让其别人都愣住了!

上官心怡强压了愤慨,捂着脸说:“对不起小妹,我不应问的,只是你若是在外面受了委屈,能够告诉奶奶,让奶奶替你做主的。”

看到小孙女脱手打人,上官老夫人原来神色不虞,但一听三孙女的话,忙关心道:“四丫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闻言,上官雾偏头看向沙发上白叟的脸,仿如隔世。

“奶奶。”

她嗓音呜咽的喊了声,长长的睫毛轻颤,眨眼间便挂了一串泪珠。

“堂姐带我去紫金阁见两个伴侣,她们不断灌我喝酒,我不喝,堂姐就说我不给她伴侣体面,后来我喝醒了,醒来发现躺在目生的处所,旁边还有汉子……”

说完,她睫毛边上的泪珠坠落,满身洋溢着哀痛的气息。

上官老夫人惊得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但上官心怡心中狂喜!

——哈哈哈,上官雾实的主动说出被强暴的事了,那个蠢货,不晓得奶奶最重视家族声誉,被送走也是该死!

上官心怡摸着火辣辣的面颊,等上官雾回到乡间,她必然派人赏上官雾一百个耳光!

突然,上官老夫人压低声问道:“还有他人晓得吗?”

上官雾微愣事后,摇头:“我不晓得。”

“阿谁汉子认不认识你?”

“认识……”顾云臻应该查询拜访她了。

上官雾突然跪下,低下头道:“对不起奶奶,是我让家族蒙羞了。”

上官老夫人神色变了变,很快稳住心神,交代道:“你马上去找阿谁汉子,给他一百万让他走得远远的,禁绝编排上官家的任何坏话。若是闹得人尽皆知,你就不克不及待在长藤市了,晓得吗?”

让她给顾云臻嫖资?

他怕是会把她的头盖骨都给拧下来哦。

“我,我晓得了。”

上官雾外表上难以置信,实则心里安静得很。

一切都在她的方案中。

那时,上官老夫人把手机给她,念了密码,让她转一百万过去。

上官心怡气得咬牙,奶奶竟还筹算留着上官雾?

万一查询拜访……

她暗暗给两个姐妹发动静。

【若是有人问你们话,你们咬死了昨晚只是恶做剧罢了!万一对方有证据,就认可是你们做的,过后我会加倍抵偿你们!】

走出老宅,天空便下起了绵绵细雨。

上官雾莞尔含笑。

连老天也让她去找顾云臻呀!

那时,保镳杜微打着伞渐渐走过来,将黑伞撑在她头顶上。

“蜜斯,有动静了!”

上官雾眸光冷凝一瞬。

“等下再说。你去车库开辆车出来,我要出门。”

她不露神色的叮咛,便不疾不徐的走回二房别墅,拿了银针袋、身份证与户口本出来。

白色卡宴停在门口,司机是她雇的另一个保镳。

上官雾上了车。

“去西郊龙脊山的顾园。”

“是,蜜斯。”

车子驶出上官家后,上官雾启齿:“说吧。”

杜微报告请示:“根据蜜斯的叮咛,杜渐他们找到那两个女人,等她们散播谣言后,才拿下她们拷问。那是她们的微信聊天记录和招供灌音。”

杜微把手机递给上官雾。

上官雾看着聊天记录,嘴角挂着淡淡的挖苦,突然秀眉一拧:“阿谁汉子,是谁?”

杜微回道:“灌音里的招供说是贺修,一个男明星。”

“哦。”

上官雾还认为有人惦念她的汉子。

不外贺修那个名字,仿佛在哪里听过一样,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想起来。

杜微问道:“蜜斯,为什么您不在谣言扩散之前就避免呢?”

当然是让顾云臻早点查到她!

还有让家里人同意她嫁给顾云臻啊!

上官雾不以为意的抬眸,幽幽看着他,吐露出些许矛头:“不应问的,不要问。”

那一眼,让杜微满身一凛。

是他超越了!

“对不起,蜜斯。”

“下不为例。”

上官雾警告之后,叮咛他:“灌音发我一份,回头把聊天记录打印十份。”

“是,蜜斯。”

杜微暗暗松了口气。

适才他竟然被弱不由风的蜜斯的气场给震到,萌发一丝惧意?!!

斯须,上官雾靠在座椅上,阖上眼眸假寐。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

西郊龙脊山的别墅群,三面环山,面向金溪江河畔,山清水秀,是修身养性的风水宝地。

顾园就在别墅群的最深处,本就极为清净,但今天,气压非分特别消沉,所有人都不敢高声喘息。

曲到游宋赶回来。

游宋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老气横秋,个子不高,近几年痴迷中医,爱穿麻布袋似的衣服,瞧着有几分品格清高。

“我的小祖宗呐,你本身是什么身体你不晓得吗?下暴雨了,赶紧筹办药浴去!”

游老头冲进书房,气呼呼的瞪着坐在轮椅上的顾云臻:“药浴虽不克不及治标,但能缓解一下痛苦悲伤也是好的嘛,你何必让本身活享福呢?”

轮椅上的顾云臻昂首。

精致俊美的脸上,苍白病弱,衬得他整小我冷漠肃杀,阴郁凉薄。

“吵!”

“你如果听我的,我会多说一句屁话么?你爸妈把你交给我顾问,我就不克不及不管你……”

游老头骂骂咧咧,蹲下来卷起他的裤管,查抄双腿,“咦,你腿上怎么会有针眼?谁给你针灸了?”

上官雾。

顾云臻无声咀嚼那个名字却下意识皱眉,乌黑的眸子里折射一丝慑人的戾气。

自从双腿残疾后,他心中的暴戾之气越发汹涌,几乎每个日夜都在吞噬他的理智。

游老头认真察看说道:“那几个处所都是穴位所在,若是你的腿不疼,申明对方的针灸术必然很高明。”

顾云臻的双腿是不疼。

游老头突然兴奋道:“小祖宗,若是除了小神医外,还有人能治好你的腿,那小我绝对算一个!小神医没见过,找不到,但那小我你昨晚见了,应该能找到吧?”

顾云臻深邃的眸眯起:“你确定是与那些针眼有关?”

“当然啦!”

游老头点头,又给他评脉,忽的眉头紧皱:“你的脉象怎么有点肾虚啊?你昨晚找女人了吗?咳咳,第一次开荤要悠着点嘛,下次别再被榨干了!”

顾云臻突然抽回手。

“闭嘴!”

登时游老头手中一空,吹胡子努目:“你再冲我凶,我就不给你治腿了!”

“你治得好?”

顾云臻眼尾微挑,黑眸犹如噬人的凶兽清醒。

那个小反常,太扎心了!

游老头的嘴角狠狠抽搐两下,他惹不起,躲得起。

“昨晚的女人就是给你针灸的人?她必定能治好你的腿,固然过火了些,但那种事到底仍是女人吃亏嘛,你忍忍也就过去了。”

精通针灸,年龄估量三十以上,怪不得如狼似虎。

游老头看向守门神顾十一:“小祖宗的腿拖得越久越难治,你快去找人。”

顾十一哪敢自做主张啊!

他看向四少。

“快去啊,你愣着干什么?”游老头催促顾十一。

“不消找,她本身会来。”

顾云臻右手捏着一枚耳钉,薄唇勾勒一抹挖苦的弧度。

游老头瞪大眼睛:“她还会主动来找你?”

叩叩——

跟着敲门声响起,管家张伯的声音传了进来。

“四少,上官家的四蜜斯登门造访您,您要见她吗?”

顷刻,书房里落针可闻。

“是那个吗?她实的来了?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游老头‘嘿哟’一声,探究的眼神落在某人腰腹处,鄙陋得像个糟老头子。

顾云臻的脸霎时黑如锅底色,冷酷命令:“十一,把他扔去黑水潭。”

“不要啊我不去喂鱼——”

游老头抱着书桌哀嚎,却仍是被顾十一强行拖出版房。

张伯看得嘴角微微抽搐,老游喂鱼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

顾云臻按了按眉心,叮咛管家:“把人带过来。”

“是,四少。”

张伯恭敬地退出版房,一边下楼,一边用对讲机通知门卫室放行,等他走出别墅时,一辆白色卡宴停在别墅的台阶前。

杜微率先下车为上官雾开车门、撑伞。

车门翻开。

上官雾迈出纤细笔挺的大长腿从车内下来,自信又大方的走上台阶,对张伯点了下头。

“费事管家领路了。”

若是换了其他令媛蜜斯,张伯会称赞对方斑斓大方,气量卓越。但是面前那位强词夺理率性不自爱,今早有传说风闻说她被地痞强暴,可能染了脏病,其实倒霉。

“跟我来吧。”

张伯冷淡的看她一眼,转身进门。

杜微皱眉看着他的背影。

上官雾不在意管家的立场,但从管家的立场能够看出一点,顾云臻对她印象欠好。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